您当前所在位置:鏁f枃
“九•一八”随想
发布:路力庚 日期:2017/9/11 来源: 点击:2438



    当我和著名的东北问题专家,83岁高龄的作家扬大群先生谈论此事时,他沧桑的脸上满是悲愤和哀伤,他说:咳,哪怕是北平政府的小六子下令佯动一下,驻锦州的东北军10万将士做出返奉的姿态,区区万人的日本军队也要乖乖地龟缩回去。无怪乎当时北平的爱国学者们悲愤书写出 :“赵四风流朱五狂…哪管东师入沈阳,”如此辛辣讽刺的文章。

    历史摆在明人眼前,一切辩解、开脱、巧言都是无稽之谈。说是最高统帅命令不抵抗,查无实据!倒是张学良本人暮年之时对大陆记者说了实话:“蒋先生没有给我下过不抵抗的命令”说是这样的文件在于风至手中那是瞎说。

人们只知道数十万重兵就在北平政府张学良手中,国联、李顿他们能帮你抗日?

     人们只知道“江桥抗战是马占山将军打响的第一枪。这一枪唤醒了国人,长了中国军民之志,于是工、农、兵、学、商一起来救亡。民族精神不泯。

     9.18纪念馆矗立在沈阳北大营。旧貌新颜。我们反思在正视史实,沉痛的教训再一次告诫人们“勿忘国耻”!

钉在历史耻辱柱上的人呐,可悲可叹,悲的是:无颜见江东父老“尔曹身与名俱灭,不废长江滚滚流”叹的是:上对不起列祖列宗,中对不起空有抱负的同僚,下对不起东北千万黎民百姓。

     教训总归是教训,追究责任么?怕不在于此。浩瀚的历史书卷怎么评价个人行为姑且不做评论,只说是俱往矣国人胸中自有评说。我们切齿痛恨军国主义,反省我们民族伤痛与悲哀的因果。张学良客死他乡实属憾事,留给东北人民的是什么?于是乎我想起那句名联:只赢得,几杵疏钟,半江渔火,两行秋雁,一枕清霜。

 信息搜索
上一篇 | 下一篇